ヒソム

届不到届不到

[翻译][Q/O]Currents-I(1)

授权


Currents by randomalia (spilinski)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94366

Summary: 还记得那次任务吗?他想要对奎刚说。但奎刚需要训练一位新的学徒,他们很久没有见面。



I.

欧比旺二十三岁时,他们曾在阿卡斯忒上度过了一个月。那是一颗围绕城市星球哈尔塔,醉酒般歪歪扭扭地沿椭圆轨道公转的卫星。哈尔塔人崇拜月亮,那是他们生机勃勃的流浪岁月所遗留的古老传统,因此他们极少在上建造。这颗星球上仅有的人类侵入痕迹包括一处会场,几座古老的瞭望塔如同哨兵守卫着辽阔的冰原。

而欧比旺出于难以解释的原因喜欢着那里。一般来说,他痛恨寒冷的气候,痛恨冗长的外交程序与那些蠢话,阿卡斯忒星上的任务包括了这一切。但随后他们会迎来日落,奎刚以仪式性的钟声结束一天的会谈,哈尔塔的代表们回到他们的母星,只留他们在那颗卫星上,直到下一个清晨。

在那之后,欧比旺清楚地记得他与奎刚如何登上瞭望塔长长的阶梯,浸入落日灼烧般的橙红色余晖里。阶梯尽头那间朴素而封闭的小屋被他们用作住所,两张毯子,储备粮和彼此的声音则是他们有的全部。欧比旺起得很早,他会走到过道上去眺望这颗白色星球——绵延的广阔空间中充满安静,干冷的空气。他深呼吸,感到冷而明朗,像冰一样。

“我要怎么才能向长老会解释一位冻坏了的学徒呢?”某一天早上,奎刚在他身后低声抱怨,嗓音充满温暖与喜爱,“本来该是你帮我解决麻烦。”

“绝地也不能使奇迹发生,师父,”欧比旺这样回答,他转过身,看着靠在门框上的奎刚,清晨白色的日光照亮他的脸,“像我这样优秀的也不行。”

奎刚看了他一会儿,带着好笑的神态和一点倦意,还有别的什么一直被他小心地隐藏起来的东西。“进来吃饭,尊敬的大师,”他说着,微微欠身,“趁您的脑袋还没有膨胀到穿不过这扇门。”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们吃饭,穿上长袍,在彼此沉默的陪伴中走下台阶到会场去,一周后他们目睹哈尔塔人签署一份新的条约然后他们启程返回。但欧比旺记得那一天,那样的表情。他感到奎刚在平静的表面下藏了他不知道的东西。

 

*

 

成为武士后的某个时刻欧比旺发觉自己梦到阿卡斯忒。这出乎他的意料,当他乘货船穿梭,在圣殿里入睡并竖起思维防御时,他注意到那四个星期的时光依旧萦绕不去。冰原、日落与钟声——他不知道是什么使他苦恼,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反复出现在脑海中。那不过是个简短平静的任务,也让他受够了户外与冰冻的苔原。

你会记起那次任务吗?他想要对奎刚说。但奎刚需要训练一位新的学徒,他们很久没有见过面。

 

*

 

阿里斯-9上的谈判失败了。欧比旺尝试了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甚至试图用原力叫大臣们注意自己的言行,但那还不够。军队与平民冲上街道,夹杂着枪火和爆炸成了怒吼的狂潮,一切向他席卷而来,让他觉得自己不过是沙与海藻。

他花了四天确保大臣们的安全,又用两天找到一个位于底层的安全通讯站好与长老会联络。他状态很差,在最初的战斗中流了太多血,此时又要挣扎着站稳好能传出他的留言。

“我也不想这样,”他对拿走他信用点卡的托格鲁塔人说。他感到自己在摇晃,后背上凝固的血使他有些痒。“说实话,如果叫我给它们排序的话,我会把这次任务排的相当靠后。在纳布之面,但绝对在崔利斯三之后。”他缓缓地呼吸,头痛欲裂,“崔利斯三上的人热爱庆典活动,但我不觉得那有什么实用价值。”

“神经病绝地。”托格鲁塔人咕哝。

他在一处高耸的屋顶上过夜,好躲过士兵与掠夺者们,他的头顶只有繁星。

两个人会好过些,他想。地平线被燃烧的建筑们点亮,城市的多数地区不是被炸毁就是遭到封锁,枪声与尖叫撕扯着夜幕。他的腿断了,他几天没有进食。最糟的是,他感到自己与原力的连接变得遥远又衰弱。

他感到冷,他愚蠢地想起那个严寒的清晨。

“我也没有那么优秀。”他向头顶缓缓旋转的夜空说。

德帕-比拉巴在他去往封锁的空港途中找到他时,他决定将阿里斯-9排在纳布之前仅仅一位——同样糟糕的任务以及同样糟糕的,他的失败。

 

*

 

他在咯吱声中醒来。他强迫自己抬起眼皮,又在光线的刺激下眯上眼,他意识到自己在医疗站。他回到了圣殿,正躺在一张床上,声音正从床边传来。

“记得给我留一点。”欧比旺说。他的声音虚弱而嘶哑,试图转身时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过于沉重。

“至少一块,”奎刚一边答应一边继续咀嚼着,“感觉如何?”

欧比旺思考了一会儿。陪伴他许久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但失败的余味还没有。在屋顶的那一夜他想着奎刚在他们去往纳布前鼓励他参加试炼的选择是否正确。他在清醒与昏迷之间徘徊着,意识到也许奎刚更乐于接纳一位新学徒而不是带领旧的那位完成训练。

那个夜晚很漫长。当他放纵自己的思绪时他又感受到冰原刺骨的寒冷,于是他记起阿卡斯忒星上宣告白昼终结的猩红色阳光。

“感觉错过了什么。”他出声地说。

“你指那场暴/动?”奎刚拿起另一块饼干,温和地问道。

欧比旺发出了他学徒时期的那种受够了的叹息。

奎刚的嘴角短暂弯曲了一下,“你在困境下做得很好了,欧比旺。”他说。

“不,”欧比旺说,“我不这么觉得。你的——安纳金在哪儿?”

“在机库那边等我。我们要去参加信任君主的加冕礼,在——”

“崔利斯三,”欧比旺帮他说完,“我知道了。”他觉得这很合适,奎刚有很多值得庆祝的事。一个月之前他才刚刚死里逃生。

欧比旺把崔利斯三号在他心中的排名提前了一点点。那颗行星够好了。天气适宜,居民友善,局势稳定,奎刚从没在那遇到过什么可怕的事情。除了贸易部长闯进奎刚的房间向他疯狂求爱的那次,那最终成了欧比旺整个回程的笑料。

奎刚站起来时他正打算旧事重提。

“恐怕我待不久了,”他说,“运输机不等人,”他停顿了一会儿,打量着欧比旺的脸,皱起眉头,“尤达大师在收到留言后告诉了我阿里斯-9上的情况。我很高兴能在离开之前见你一面。”

“是,”欧比旺感觉像是突兀地踩了空,“我——有段时间没见了,师父。”

奎刚点点头,双手交叠进外袍宽大的袖子里。“下一次我们都在科洛桑的时候,我想听你讲讲过去几个月的见闻,”他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我们都够辛苦的。好好休息,欧比旺。”

欧比旺看着奎刚离开房间。熟悉的场景使他喉咙发紧。奎刚依旧高大,强壮又坚定。在原力中他的存在更加鲜明,他燃烧着。室内的灯光仿佛在他的行走间聚拢,倾泻在棕色长袍的下摆上,而布料褶皱之间的阴影几乎是漆黑的。

欧比旺记起十三岁时面对同样同一副光景的时候,奎刚-金离开的背影,悲伤和遗憾。他再次闭上眼睛。他不再是十三岁了。

他不再需要依靠师长确定自己的价值。

 

*

 

从阿里斯-9返回后他在圣殿停留了一段时间,试图复建,并尝试重拾信心。他想要再和奎刚说话,和他讲讲在那颗行星上到底出了什么差错,但他意识到这该是一个学徒的想法,不是一位武士的。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他从圣殿中的只言片语得知奎刚与安纳金从崔利斯去了曼达洛,然后又是克雷利亚。当他开始怀疑科洛桑会不会是下一站时一个去往霍斯的任务突然出现。一个给他的任务。

“有趣,你觉得,肯诺比武士?”尤达向站在长老会之前的欧比旺问道。

“不,尤达大师,只是我最近……有过不少在偏远星球上冥想的经历了。霍斯星大概会是他们能找到的最远的一个。”

“你想到远处去?”云度皱着眉。

“我愿意到一切长老会需要我去的地方。”

“待了太长时间,你在科洛桑,”尤达抱怨着,“变成政客了,你已经。可能很危险,这次任务,欧比旺。不能掉以轻心,对关于西斯的那些报告,嗯?”

“我明白,尤达大师。我会尽一切努力验证那些报告的真实性。”

“这是一次侦查任务,”云度警告道,“如果西斯尊主已经在星系里重新开始活动,我们必须第一时间得到信息。你所获取的情报比直接与西斯交锋更有价值。纳布之后,我们必须小心行事。”

欧比旺深深鞠躬。“我明白了,多谢你们,各位大师。”

他收拾行装,准备面对严酷的气候:额外的口粮,厚衣服,他的新外袍。即将出发时他停在门口。

“发送消息,”他对通讯系统下了指令,“收件人是绝地圣殿的奎刚-金。奎刚……我接到新的任务,今天就要出发。我听说你就在不远的地方,但看上去我们又得错过一次了。”他用力闭上眼睛,感到滑稽,甚至可悲。“但愿不久就能再次见到你。愿原力与你同在,师父。留言结束。”

他的星系对绝地并不友好。道别总是明智之举。

 

*

 

轨道上方的扫描结果没有显示出任何有用的能量信号,他只发现了分布在东南一带的一些建筑物。从黑暗澄澈的真空中看,霍斯星几乎称得上美丽。浅蓝色,人迹罕至,整个星球几乎都被永不融化的雪毯覆盖。当他在星球表面着陆时,这些景象充斥着他的视野。

离开飞船踏上刚过正午的霍斯则是另一回事。冷空气在呼吸间折磨着他的肺。凛冽的寒风猛地刮来,撕扯他的兜帽,让他脸颊生疼。四周能见度很低。他在一片白茫茫中感到各种生物赖以度日的兽性的能量:饥饿,睡眠,捕猎,饥饿,饥饿。它们多数体型较小,也有些庞然大物蛰伏在更远的地方。他用披风遮住口鼻,设法找到一条能够避开那些猛兽的路线,在粉状的积雪中艰难跋涉。他的意识在原力中搜寻着一切微小的波动。如果这颗星球上藏着西斯……不,他在纳布就没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除非他们主动显示身份,他很可能依旧无法觉察到任何一个。但这一次他并不害怕。在无需谨慎的情况下战斗对他而言要简单得多。这次他不需要保护谁活下来。

他花了很长时间,在雪中徒步穿行,检查那些绕轨道航行时发现的建筑物。一无所获。

“不,大师,我没有找到任何近期来访者的踪迹,只有本土的野生动物。有些可能是走私贩们用过的建筑,现在它们都是空的了。还有一座仓库,大概能容纳一支小型舰队,但那里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通讯信号被杂音干扰着。一场暴风雪在他的飞船外肆虐,欧比旺在喧嚣中提高嗓音,试图让加利亚大师能够听清他在说什么。

“……报告……贸易……会”——一阵滋啦作响后,信号完全消失了,把欧比旺独自留在驾驶室昏暗的灯光下。

“真够有用的。”他靠在椅子上思考了一会儿。这种天气下他没办法起飞。现在他已经汇报完毕,这几天的漫长搜查让他筋疲力竭。他裹紧外袍。

“三小时后叫醒我。调暗灯光。”他对电脑说。

船体外的噪声让他长时间难以入睡。那些嗥叫像是先前他感受到的饥饿被赋予了声音,正猛烈撞击着他的舱门,叫唤着要他踏进外面的一片迷茫中去。他试图进入冥想,把暴风雪丢到脑后,让思绪随意漂泊。奎刚已经听过他的留言了吗?还是他正忙着训练安纳金,无暇顾及查看通讯器?

他想到安纳金,那个八岁的男孩在原力方面天赋惊人,好像他生来就懂得如何使用它似的。欧比旺突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安纳金的一切都是他曾以为自己拥有的:天赋,幸运,重要的价值,被选中的。他被选中的方式正是欧比旺在过去十三年间不停地、不停地拼命争取的东西。

他不怎么喜欢那孩子。

他试图思考绝地信条,但没能使想法回归正轨,于是他转移注意力,打算想些愉快的蠢事来分散痛苦。在他的星球和任务排名里,霍斯星嘶吼的暴雪和那些食人野兽绝对会让它排在恩多之后,但不会低于阿里斯九。也许比宾加低一点?他想到那里的海洋,于是室外嘈杂的声音变成海水,他的飞船在汹涌的蓝色海浪中随波逐流。

暴雪在三小时内并未平息,欧比旺醒来,查看他的监测数据,又重新沉入睡眠。第二天早晨,天气已经完全放晴,只是他的船几乎完全被埋在雪中。他启动引擎试图用微弱的脉冲清理凝结在飞船外的冰,好设法打开被冻住的后舱门。

阳光。蔚蓝广阔的天空在他的头上展开,明朗的阳光照在他的脸颊上。他深吸一口冷而清新的空气。

他在一小时之内起飞,在接近地表的轨道上再次扫描这颗星球。一切还是原样。他拓宽扫描的范围,搜寻整个霍斯星系,试图寻找任何飞行器或能量的信号,但只有寂静。即使曾有西斯在这里活动他也一定早就离开了,而且,欧比旺意识到,霍斯本来就不像能被那种生物当作基地的样子。这颗星球对西斯毫无意义。如果他们想要播种恐惧与暴力,去腐化、毒害、削弱什么,他们至少需要一个人类社群或政府作为攻击的对象。甚至是教团。在纳布找到他们的可能性也不大,欧比旺这么想着,从各方面来看,那都是颗相对无关紧要的星球。科洛桑,当然,共和国繁忙的腹地对他们来说难道不该是片沃土吗?

他无法确定这意味着什么,但自他与奎刚在纳布遭遇西斯的六个月内,数量可观的绝地已被派遣到星系各处,寻找持红色光剑的力敏者的踪迹。

长老会总是明智的,欧比旺题型自己。他们能够发觉他忽视的东西。他们自然明白绝地在追寻鬼魅。

从高些的轨道他再次联系了长老会,这一次加利亚大师的信号清晰得多。

“如果你完成了霍斯上的任务,肯诺比武士,你正好可以协助筹备即将在科洛桑举行的贸易峰会。一支贸易联盟的代表团将会参会,在几天后他们会经过霍斯星系。帕尔帕廷议长正忧心他们的安全。我会把护航舰队的坐标发送给你,你将与他们集结,护送代表团前往科洛桑。”

“是的,加利亚大师。其他参会者也会有绝地武士护送吗?”

加利亚与他交换一个了然的眼神。“不,”她淡淡地说,“但议长认为我们应该向贸易联盟体现我们的礼节。”

“我明白了,”欧比旺说,“我会很有礼貌的。只是希望这一次没人试着杀了我。”

加利亚几乎笑了出来。“我也同样,肯诺比武士。结束通讯。”

贸易联盟是群混账,至少欧比旺这么觉得。他会很乐意护送他们到正在爆发的火山口去。但他依旧笑着输入了舰队的坐标。他将回到科洛桑,回到圣殿去了。也许奎刚也会在那里而他们终于能够——好吧,欧比旺也不知道。但在这些日子里,见到他曾经的师父总会让他觉得放松些。

在与西斯之战后,欧比旺被直接授予了武士头衔。奎刚依旧浸在巴克塔溶液中时,他自己剪掉了学徒辫然后长老会便派给了他第一个任务。鉴于西斯已经再次出现,我们要抓紧一切时间,长老会这么说。欧比旺询问了奎刚的近况但他在一个月内再也没有见过他。

纳布后一个月,他结束了任务回到科洛桑,高高的圣殿的窗外夜晚正在降临。从机库回到住所的路上他路过了西侧的训练大厅,在逐渐转为紫色的夜幕中欧比旺看见了他:奎刚高大而完好地站在那里,正向安纳金展示第一式的基本动作。

没有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欧比旺。他该进去,他本该穿过大门走向他的师父并且紧紧握住他的手然后说,谢天谢地,师父,您没事,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这是他本应该做的。

 

*

 

“联邦运输机,这里是绝地教团的肯诺比武士,请求靠近。”

“这里是贸易联盟运输机X3-7221,绝地,说明来意。”

“我将护送您的舰队到科洛桑去,”欧比旺回答,他调整着通讯器的音量,“依照帕尔帕廷议长的吩咐。”

白噪音在通讯频道上哼鸣着。

“需要我停靠登船吗?”欧比旺问道。

“不,绝地。贸易联盟接受你的保护。请和舰队编队行进。”通讯被切断了。

“很好,”欧比旺说着关掉了通讯器。现在他不得不在他的小飞船里度过前往科洛桑的漫长路途。它虽实用但却完全说不上舒适。

他通知长老会他已经和联邦舰队汇合,并且被安排在队伍的左翼。他检查了飞船系统,不停调整引擎参数直到它们达到最佳状态。然后他清理了接口,重新排列了废弃的排气管。擦了靴子。写完霍斯的任务报告。思考蓄起胡子的可能性。吃了些口粮,冥想,在狭小的驾驶舱内来回踱步,然后叹气。他离家依旧剩下五万光年。

两个人会好过些,他看着驾驶舱窗外的星轨。



(CH1未完 谜之被屏蔽)

评论(1)

热度(41)

  1. Sarlacc-of-Great-Pitヒソム 转载了此文字
    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