ヒソム

届不到届不到

[翻译][Q/O]Currents II(3)-完

结束了,谢谢大家看。中英文水平都比较捉急影响了原文意境,就很惭愧。

如果觉得还喜欢的话到AO3上给原作者留个kudos或者评论吧_(:з)∠)_

-------------------------------------------------------

Currents by randomalia (spilinski)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94366


*


晚些时候,欧比旺去了检修平台,加利亚大师正在那里检查那名堕落绝地的光剑。下午,绝地们带着器械、数据板或全息仪,在圣殿的走廊间匆忙穿行。

他几乎没有注意自己在往哪里去。一段时间之前他就离开了自己的房间,那时奎刚已经到训练课去与安纳金和尤达大师会面,但他的心神还在远处,被他遗落在床和织物之间。

热度与满足敲打着他的身体。余韵时常在他体内流窜,当他想起奎刚的样子——他闭着眼睛吮吸他,像是迷失在至高的快乐里;他用力在他手中挺动。

欧比旺走廊中停下脚步,深呼吸,再继续前进,他竭力保持镇静。

阿卡斯忒,他想,也没有那么坏,它的排名将会远远高于崔利斯三。


*


当他到那里时加利亚大师已经拆解了那柄光剑,正观察着其中的水晶。她用原力感受着它,水晶在空气中缓缓转动。

“我看不出它是在哪里开采的,”她说,“但我认为这颗水晶已经被某种东西损坏了。”

在检查过光剑的部件后,欧比旺最终放弃装作能够集中精神的样子,去了训练厅。他坐在旁边看着奎刚与尤达大师指导安纳金防守技巧。

当奎刚开始小心地和安纳金对练时,尤达坐到欧比旺身边。

“学得很快,安纳金。”

“是的,尤达大师。他已经很熟练了。而且他有一位好老师。”

尤达认同地哼了一声,“一位好老师,你也将会是,欧比旺。”

“啊,谢谢您,大师。但我不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收徒了。”

“现在还不,也许,”尤达说,他眯起眼睛像是窥见未来,“但总有一天。”

欧比旺顽劣地看着他,“原力刚刚正告诉你我将会有一位学徒吗?”他问,“那会很有用的。也许您能告诉我那个倒霉的小可怜叫什么名字,我好能提前备课。”

尤达嫌弃地摆摆手,“烦人你很,欧比旺。如果九百岁,你已经,觉得这些笑话有趣,你不会再。”

欧比旺笑了,“我道歉,尤达大师。但距离我九百岁还要等好一段日子呢。也许我该努力把这些笑话留到成为一名绝地大师之后再讲。”

“需要它们,那时候你会,嗯?”尤达轻笑出声,上下审视他,“睡觉你必须,欧比旺。疲惫你很。”

“我想应该是的,大师,但我感觉不到。”

“不,你的快乐我能感到。你找到了方向,欣慰,我十分。让你很忙,我们最近。”

“的确很忙,”欧比旺同意道,“而我感到自己还需要学习很多。”

尤达点了点头,看着安纳金在一个空翻后用他的练习光剑凶狠地扫出一击。奎刚要求他重复动作,直到他将这意外的一招了熟于心。

旁观这场训练让欧比旺再次被回忆淹没,他看着他们,意识到他很高兴自己已经度过了这一阶段。他不再是一个需要学习职业技能的学徒。他的确还需要学习很多。但他在过去八个月的某个时刻跨过了那条界限,他感到自己真正长大成人:不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个完全成熟的男人。他毫无疑虑地明白自己能够作为一名独立的武士存在于绝地教团中,因为他已经做到了。那像是一块基石沉在他心中,使他有所依靠。

大厅里,日光黯淡下来,逐渐消逝。奎刚绿色的光剑飞快地从安纳金身边掠过,却在最关键的时机有意停顿好引起安纳金的注意,让他能够出剑格挡。

对练结束后,尤达启动了一个小型机器人供安纳金练习用,欧比旺靠近正在穿上披风的奎刚。

“他的训练相当不错,”他评论道,手指轻触着奎刚的袍袖。

奎刚点点头,目光带着暖意,“幼徒们很快会来这里一起练习,安纳金留下来和他们一起上课。你饿了吗?”

“是的。我的房间有些食物,要和我一起吗。”

他们向安纳金和尤达大师告别,缓缓地走上欧比旺住处所在的楼层。

“我学到了迟来的重要一课。”欧比旺说。

“哦?”

“是的。我意识到自己既粗心又迟钝。而你即使是身上着了火想正需要一桶水,也不会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如果我着了火,我的前徒弟,但愿我不用求别人给我水才好。”奎刚相当体面地说,但他眼角的细纹里带着笑意。

欧比旺看着他,在讶异中笑了。这是他固执己见得让人头疼的师父,熟悉的,众所周知的。但这也许还是一个爱着他的人。一个想要他的人。他在阿卡斯忒时最终什么都没说,以为自己得不到回应。

“我只是很高兴,这三年间我就是一个胡言乱语的白痴,而你的想法却没有变。”欧比旺说。

“比那更久,”奎刚轻声说,“很长时间。”

欧比旺脚步有些不稳。他们沿着空荡荡的走廊走向欧比旺的房间。

“我也是,”他承认,“但我告诉自己我已经克服它了。我以为我是。”

长微博?


*


早晨欧比旺再次醒来时,奎刚正在他身边熟睡,他们一起蜷缩在他的单人床上。他对自己笑了。一阵模糊的,浸着阳光的幸福感冲刷着他。他身体酸痛、疲惫又感到无比美妙。

科洛桑,他想,排名会比阿卡斯忒还高。


*


他们吃了早饭,花过长的时间冲澡,然后奎刚离开他的住处去和安纳金碰面。欧比旺又读了一些新塔拉斯简史,他从图书馆找到的这本教材,他记了一些笔记,并且允许自己偶尔分心盯着空气或者对墙壁傻笑。

在那之后他去了医疗设施所在的圣殿高层。

“蒂莫斯-奥修勒,”在尸检房值班的人说,“他曾是贝兰德尔大师的学徒,但他在很多年前就失踪了。”

“失踪?”欧比旺问。

“嗯。记录显示他们认为他淹死在了密恩德四的海里,但没人找到过他的尸体。”

“他的师父呢?”

“在几年之后遇害。”值班人员向下滚动数据板上的页面,“对,是在一次外环地区的货船爆炸中。”

“我知道了。谢谢你。”

所以他的确曾是一名学徒。蒂莫斯-奥修勒。欧比旺希望自己当时能够制服他而不是杀掉他。也许他本来能够将他活着带回圣殿。也许绝地医者会有办法帮助他。

在图书馆里,欧比旺搜寻着贝兰德尔大师和她的学徒的一切记录。贝兰德尔大师功绩累累。她的学徒奥修勒则没有那么多详细的记载:他是人类,出生在曼达洛,十岁时拜师。十七岁前他一直跟在师父身旁,然后他被卷进了密恩德的大洋,再无音讯。

不,欧比旺找到了他,但已经太迟了。不久前与他死斗的男人早不再是档案里那位骄傲的年轻学徒。发生在海底和苏斯德沃的草原之间的只会是不幸的遭遇。

这就是原力警示他的原因,是他在那颗星球时噩梦的来源吗?他感到这只是一小部分。蒂莫斯只有一个人,一个曾经的绝地学徒,可欧比旺的噩梦更加沉重。也许他不知为何感应到了蒂莫斯所受的折磨,而它们渗进了烦扰他多时的幻视中。

欧比旺凝视着年轻的蒂莫斯的照片,他站在那,高大强壮,双眼明亮。他不知道是否那时候他就已经显示出了不稳定的迹象。一定有什么东西,他想,让那男孩承受的痛苦变质成为暴虐。而现在蒂莫斯已经死去,他再也没办法弄清那究竟是什么。

我很抱歉。欧比旺心想,他关闭了档案。


*


那天晚上欧比旺去了奎刚的住处,依旧对蒂莫斯的堕落毫无头绪。他在图书馆里待了整个下午,逐条阅读贝兰德尔大师旧日的任务报告,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没有任何黑暗面的预兆。欧比旺疑心那样的事情并不总能出现在官方的报告中。

“奥修勒,”奎刚说,他关上门,“是的,我记得他。你在苏斯德沃时看到的幻象,它们与他相关吗?”

“这就是耐人寻味的部分了。我的幻象中的确出现了一个人,但那不是奥修勒,”欧比旺丢下他的披风,舒服地坐下。他一直喜欢这里。奎刚的住所充满生活气息,摆设得赏心悦目,一些书籍散落在各处——他仅有的珍藏。隔着墙壁欧比旺听见隐约轰鸣的雷声,遥远而微弱。

“而你不知道那人的身份?”

“我认不出他的脸,但我感到他很熟悉。我恐怕有点糊涂了。如果幻象与奥修勒无关,我不知道原力为何要那样强烈地警示我。他只有一个人。”

奎刚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我几乎在嫉妒你了,”他说,“我总是试图活在当下,因为那是我们唯一真正存在的地方。但你对未来的窥探相当迷人。预知力是种罕见的天赋,欧比旺。”

“我想我也应该这么认为,”欧比旺皱眉,“我看到很多黑暗,师父,而我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或者我怎样才能避免它。这令人困扰。”

“你无法避免你所看见的东西。我们只能参与现下在我们眼前的一切,欧比旺,并且聆听原力的意志。未来在我们的掌控之外。”

欧比旺突然想到黄沙与高温与孤寂:在苏斯德沃缠绕他的噩梦之一。一段比他的记忆还要真实的幻境;恐惧钉进他的骨髓。无论那是哪里,他感到孤独与无助没有边际。

所有这些年,欧比旺静静地想。他与奎刚共度的每日每夜;上百桩任务,成千次日落,数以亿计的星辰只为将他指引到唯一的终点。那个炎热、荒芜的寂寥之地。

“你真的这样相信吗?相信我们无法改变未来。”

“我相信原力的指引。”

“但那不会高于你的意志,”欧比旺指出,“如果我们所做的选择毫无意义,它为何还要警示我呢?”

“不,我们做出的选择当然有意义。未来还不存在,只会在我们当下所做的每件事中渐渐成型。这就是我们拥有的一切了。”奎刚停顿了一下,“但我们将要共同面对——知道这点比什么的都让我开心。我已经说服自己只要能像从前那样忍受你不在的那些时候就好了。”

一段记忆在他脑海中闪现:十三岁时在一颗偏僻的矿业星球,绝望地寻求最后一次机会,然后他在奎刚的声音中重获安定,直到如今。

“你早知道我们注定同行,”他低声说,“现在我也明白了。”

那颗星球上,他们之间说过的旧事。奎刚神色的变话代表他记起了它们,然后他的表情柔软下来,更加殷切。他倾身把他们的额头贴在一起,一只手握住欧比旺的后颈。

“留在这。”他悄声说,如此贴近而温暖使欧比旺在其中颤抖。

“我会的。”欧比旺承诺道。

于是奎刚吻他,深入而专注,不紧不慢地渴求着。

这是一个开始,也是他的归处。无论将要面对什么,此刻为他们所共有。未来尚不存在。

欧比紧紧抱住他,阖起眼睛,那就像汩汩的水流,像雪花重归大地。


(全文完)


评论(3)

热度(46)

  1. Sarlacc-of-Great-Pitヒソム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 美好真实的如同梦境 谢谢作者和译者带我来到这个梦里 梦里QO突破种种障碍和心结 终于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