ヒソム

届不到届不到

[翻译][Q/O]Hour that is mine(超短完)

Hour that is mine

by randomalia(spilinski)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4249

在Currents文下要的授权:


---------------------------------------------------

谁在呼唤?怎样的寂静中回声盈满?

感怀之时,欢悦之时,孤寂之时,

一切时刻之中属于我的时刻。

            ——巴勃罗·聂鲁达*


有些时候,他感到这世界几乎不可触及。像是它们失去了实体。他确信与世隔绝的每一周都只是某种真实存在的回响。夜晚当他入睡时,萧索的风雕刻着干旱的地貌,那是梦中之梦。

他坚信原力的意志。他所疑虑的不是路途本身,而是他在其中踏出的每一步,它们引导他来到这里。他反复回溯生命中的每个时刻,从不同角度观察其中晦涩的,禅思的结,最终只能祈求理解。

然而他告诉自己还有其他需要优先考虑的事情:责任,必然性与爱。它们早已在他心中纠缠在一起。出于责任,他坚持到每一天的结束并准备迎接新的一天,等待原力将那个男孩从平坦的沙漠那端带到他的身边。他不得已地做出计划,驱使那孩子前去面对维达;他必须解决的问题——这场惨剧——因为他让灾厄降临到那么多人身上。还有爱。有时,当他在黄昏沉入冥想,感受渐凉的空气和崎岖的岩层边克雷特龙的低吼,记忆无力地包裹他。圣殿是他的家。柔软的床铺和案板上乱糟糟的空杯子,各种招式席卷的训练场,坚固而高耸的图书馆。他记得数千名绝地同伴的存在织成低吟的摇篮,以及其中恒定温暖的一点——他的师父,在另一侧的房间沉睡。

现在什么都不剩了,但他依旧记得:他曾怎样去爱,他曾爱过的人。那也是一种必然。

在塔图因的第一年,当他还能挺直腰背,伸直手指,他以为自己能够适应这些不同。那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在这么多年里,他们在整个星系中四处穿行,他甚至无暇计算自己曾在多少地方歇脚。你错了,他苦笑着想。他等了很久,长过已经在这颗星球上干涸枯萎的所有时刻。在这里,在落日灼烧的地平线将砂砾映成金色之后,一成不变、难以控制的夜晚就像是某种奇异的孤独。他劝服自己试着接受,世界渐渐消解在围绕他的黑暗中,沙人凶暴的吼叫声回荡着穿越荒原;当他渴望再次听见人类的声音。

有的夜里,他允许自己仰望散布在漆黑拱顶上明亮的群星,他屈服了,让渴望穿过通透的躯体。

至少荒漠教给他一种等待的方法,一种线型的模式,无需衡量时间。他浮出冥想,回到刺穿了他小屋灰白墙壁的沉寂中去,站起身来,开始行动。他小心地完成一些琐碎的工作。从茶杯中清洗浓茶的残渣,测量步幅——走到门边只需四步——并插好门闩。最终,站在黑暗的卧室门边环视房间。一切归在原处,它们一直所在的地方,堆积在木箱脚下的尘土都像未曾挪动过那样,椅子上盖着一件穿旧的灰斗篷。

欧比旺记起说着“师父,晚安”的十二年间,以及以“徒弟,好好休息”结束的另外十年。在他周围,夜晚无声地变幻,严寒的弧顶和贫瘠的平原间寂静蔓延。

他熄灭了灯,转过身去。



(*《思念,纠缠的阴影》)

评论

热度(22)